主办:云南省人民政府"七彩云南保护行动"领导小组办公室、云南省环境保护厅
你当前的位置:首页>>环境信息化>>信息化动态

土壤污染应该如何防治 环保部专家为您解答

撰写时间: 2017年07月12日 14:50:00       文章来源: 中国环境网         点击量

近年来,媒体曝光了一系列由土壤污染导致的生态、农作物、健康等问题,比如近期备受关注的镉麦事件。而根据2014年4月公布的《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显示,全国土壤总的点位超标率为16.1%。从土地利用类型看,耕地土壤的点位超标率高于其他土地利用类型,点超标率为19.4%,林地和草地土壤的点位超标率分别为10.0%和10.4%。  

与此同时,国家层面也正在越来越重视土壤污染的问题。6月22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污染防治法(草案)》进行了审议。这也是我国国家层面制定的第一部土壤污染防治领域的单行法。  

对于如何更有效地开展土壤污染防治问题,环境保护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土壤污染防治研究中心主任林玉锁研究员日前接受了记者的采访。林玉锁指出,土壤污染具有隐蔽性、滞后性和不可逆性,并且治理成本很高。土壤污染会对地下水、地表水、大气环境、甚至整个生态都产生影响。  

“基于土壤污染问题的复杂性和艰巨性,国家发布的《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一直给社会传达出这样的声音:我们对土壤污染是实行的风险管控对策,而不是一味的对土壤进行治理与修复。”林玉锁强调,很多时候,污染土壤不一定非得靠工程方式去进行修复。  

“大家需要做的是,首先关注土壤污染问题,不要让它继续发展。就跟我们人一样的,有的时候身体有病,只要你自己注意点,调整一下生活规律,也可以慢慢恢复健康。”林玉锁说。  

土壤已经到了需要高度重视的时候  

记者:土壤污染具有哪些危害性?  

林玉锁:大气污染、水污染,我们可以用肉眼观察出来、可以感受到。相比之下,土壤污染具有明显的不同的特点。首先是具有隐蔽性。土壤污染了,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变化,需要靠实验室的分析测试才可以反映出来。其次是滞后性。土壤的污染是一个累积的过程,需要经历一个相对长的时间,发展到一定程度才爆发出来。我们国家经历了二三十年的工业化发展,一开始大家不注意,也没有重视土壤污染,但等到今天,我们感到土壤污染已经很严重了。第三,土壤的污染具有不可逆性。土壤被污染后,回到清洁的状态是不容易的。所以说土壤污染的治理是很难的,而且土壤污染治理的成本很高。  

记者:我国的土壤污染到了怎样的程度呢?  

林玉锁:土壤一旦污染了之后,它可以带来很多的问题。比如,土壤不干净了,地下水一定保护不好;农田污染了,农作物生长和农产品质量会受到影响,土壤生物安全会受到威胁;在污染土壤上建住宅、建学校、建幼儿园,公众的健康会受到影响等。因此,如果对污染土壤不进行风险管控,就会引发危害人民群众身体健康的突出问题,这就是现阶段我国面临的土壤污染防治的形势和任务。  

“污染土壤不一定非得要去工程修复不可”  

记者:2014年4月,环保部和国土部联合发布的《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显示:全国土壤环境状况总体不容乐观,部分地区土壤污染较重,耕地土壤环境质量堪忧。在不同土地利用类型土壤中,耕地土壤点位超标率最高,为19.4%。当时有人推算,以18亿亩耕地面积计算,中国约3.49亿亩耕地被污染。  

林玉锁:很多人可能都这样推算,但实际上它不是简单的比例换算。打个比方,到了肿瘤医院去抽样调查,癌症病人肯定百分之八九十,但是到了一般医院,可能癌症病人只有一个人、两个人。所以,土壤污染面积跟调查布点方法有关,这也是进一步启动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详查工作的原因。为什么要详查?就是要在已经发现的点位超标区域中核实出具体的土壤污染田块分布和面积。  

记者:距离上一次《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发布已经三年多了。这三年来,污染耕地的面积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林玉锁:上一次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是2005年启动的,距目前开展的详查已差不多10年时间,土壤的变化一般都有十年才可以反应得出来。尽管土壤的变化相对来讲是缓慢的,但是我们还是非常关心土壤污染状况的变化,目前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没有具体数据可以说明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记者:《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显示,耕地土壤的主要污染物为镉、镍、铜、砷、汞、铅、滴滴涕和多环芳烃等。这些污染都是通过什么途径产生的?  

林玉锁:我们国家耕地土壤污染以重金属为主,这与我们国家工业产业特点有关,我们现在这么多的小汽车,都是从矿石里出来的。从开矿、选矿、冶炼,然后到了材料加工、电镀表面处理等……小汽车的一生都会产生重金属污染。所以我们消费者也应对土壤重金属污染防治承担起相应的责任和义务。  

另外土壤中滴滴涕问题是历史上使用有机氯农药造成的,多环芳烃也是与人类活动相关的。  

记者:一块土地,从确认是否受到污染到完成修复,整个流程是怎么样的?  

林玉锁:首先要调查评估。按照《土十条》要求,工厂关闭、搬走以后土壤要改变用途,土地使用权人有义务对这块土地进行调查,确认这个土地后面再开发有没有危害。调查发现有问题后,需要进行风险评估。其次根据风险评估结果,选择风险管控或者治理修复措施。最后结合实际条件实施风险管控或者治理与修复措施。  

由此可见,就如我们看病一样,先有体检,发现异常就需要看医生,经医生诊断后决定是动手术、保守疗法,还是只要注意休息等,这个实际上是一个可选择的过程。土壤污染治理与修复也是如此,最后选择了什么方式,需要修复就去修复,需要治理就去治理,不需要的话的,只要采取其他风险管控措施就行。所以不是所有的土壤污染后都要采取治理与修复的工程措施。  

“带病生产”也是风险管控的一种模式  

记者:污染土壤的治理和修复主要有两种解决方案。一种是不去净化污染土壤,对污染农田进行安全利用,也就是“带病生产”,这种方法更经济;第二种方法是对污染土壤进行净化,最大的问题是成本高。对于要不要净化污染土壤,人们看法不一样,也有人认为“带病生产”只是看到了眼前的利益。您怎么看?  

林玉锁:修复的模式是各种各样的,有的修复模式不影响生产。有的污染很重,不能正常生产了,那必须停下来进行修复。有的农田可能需要一年、两年,或更长时间才能修复好,接着才能恢复生产。但是对于大面积耕地污染,结合农业生产过程采取相关的农艺措施是一种更有效的方式,或俗称为“带病生产”,只要确保农产品质量安全的就行。这就是《土十条》强调的安全利用。  

总的来讲,按照土壤特点,它即使污染了,只有风险可控,就是一种最佳的选择。  

记者:上世纪70、80年代,我国农田耕地受到了六六六、滴滴涕污染。后来我们采取了风险管控、“带病生产”的方法。30多年过去了,目前受污染土壤已经回到了安全的水平。当时为什么没有采取直接修复的方式?  

林玉锁:这是我们国家解决耕地土壤污染比较成功的案例。当时,我们国家农业上使用了大量的六六六和滴滴涕农药,造成了土壤和农产品污染问题,国家自1983年禁止农业使用,首先从源头上控制住,然后就是在土壤中有大量微生物对六六六和滴滴涕是有作用的,可以让它降解,可以让土壤中的污染物残留水平逐步降低。另外,农业生产本身也是一种修复过程,利用自然生物作用进行修复,事实证明,每过10年,土壤中六六六和滴滴涕含量水平下降一个数量级,目前已经回到安全水平。  

政府在推动农田修复并承担更多责任  

记者:农田修复需要农民自己承担一部分的修复费用吗?  

林玉锁:农田修复费用由谁承担,是比较复杂的一件事。从环保法上是明确的,谁污染谁治理。如果农民是受害者,就不能让农民承担相关费用。目前,国家和地方政府投入相应资金正在推动农用地的土壤修复试点,目的是积累经验、筛选实用技术,促进产业发展,这是非常重要的。  

记者:对于发现镉大米、镉麦的土壤,我们采取哪种治理方式呢?  

林玉锁:近几年,国家已在有些地区开展大面积的农田土壤修复试点,探索了一套以农艺措施为主的安全利用的模式,如变换农作物品种、改进田间水分管理、施用土壤调理剂、改变灌溉水水质等。通过这些措施取得了一定的效果。